2019-05-24

图文原创:李晓

春到天山,唤醒了新疆最美的草原。新疆最美的草原风光在伊犁,伊犁最美的草原风光在新源。在绵延起伏的西天山下,在物华天宝的绿洲明珠——新源县域内,在春季每一个月,一个又一个明媚炫丽的花海次第开放。

早春三月,如云似霞的吐尔根杏花漫山遍野盛情绽放;四月春暖,洁白柔韧的野百合已在那拉提草原破冰顶雪而怒放;紧接着初夏五月,新源南山与那拉提的七彩花海,以及天赐珍贵红颜——天山红花,仿佛事先已默契约定好,姹紫嫣红的花儿,在苍翠辽阔的草原上开始相继燃情怒放,仿佛绿色草原的点点繁星,点亮了新源大地之春繁花的海洋。在塞外江南这片钟灵毓秀的土地,新源绿洲的天山红花已然成为五月里一道红色的风景线,闪耀于春日的西天山下,于蓝天碧野芳草间灵动耀目,宛若一个世外花苑仙境。

五月的西天山下,在苍翠欲滴的新源大地,正是天山红花初放时。在水草丰沛的新源河谷草原,在繁花似锦的天山下的芳草旷野,一朵朵,一簇簇,一丛丛的红花,正迎着初夏五月的惠风,绽放出嫣红的花容笑颜。红花在青翠的草叶间娉婷婀娜,似天上下凡的仙女,在微风中摇曳着轻盈曼妙的舞步,只为不负上苍赐予的绝色红颜,在这个春日,呈现给世人最美的芳华。

如火如荼,如霞似锦的花儿,铺展于远山的天际,远远望去,仿佛一片燃烧的红花海。走近前去,大地如同铺上一层柔软的红色花毯,映衬着远山银光闪耀的群山雪峰。而雪山下的红花,恰似一群嫣红鲜妍的红衣少女,在微风中裙袂轻扬,风姿绰约,舞动着风仪万千,似乎在欢迎远道而来的我们一行。

曾经于多年前出差伊犁,无意中阅览过伊宁友人相册里关于新源天山红花的图片。当时惊艳于天山红花鲜红欲滴的华贵艳丽,做了一首微型短诗《天赐红颜》,并渴望有朝一日与红花相约一次浪漫的花漾之约,实地来到红花海,身临其境零距离赏看天山红花的芳容与风姿。却遗憾由于种种缘由,一直未能如愿。

两年前,曾与几个姐妹相约前往新源吐尔根的杏花海游玩,从乌市乘坐火车来到伊宁,再辗转至新源吐尔根,不远千里只为瞻仰新源第一朵杏花初绽的模样。令人抱憾的是,由于天公不作美,当年的杏花绽放得并不理想,稀稀拉拉,只看到星星点点的花苞挂在枝头,并无惯常季节应有的漫山遍野一树树繁花灿若天边云霞的盛况。

一个月前,正四月早春,又是一年春暖花开,四五个喜欢追光逐影的姐妹相约去新源拍摄山野的雪百合。不负春光,为了传说中的“野百合之恋”,我们踏上西进伊犁的列车,去追寻伊犁之春的“诗与远方”。从乌鲁木齐出发,一路眼眸随路途而行行摄“色”,对车窗外扑入眼帘清新怡人的绿意与色彩明媚的野花,善感美景的摄影小女子们不时发出一阵阵感慨惊呼。而此时天山北麓的大多城乡,草叶始才开始发芽,公园与街头的花树才初绽放)。

在天山下的初春原野,终于与传说中的“野百合”(学名称作冰顶花)邂逅了。一颗颗,一丛丛,一片片的野百合从冰雪中,从泥土下,从草芽间,顽强地探出生命之躯,迎着阳光,沐着春寒,在这个早春万物萌发的季节,绽放着生命最美的芳姿!西天山下旷野里的野百合曼妙优雅,犹如一袭白衣仙子,亭亭玉立,婉约含笑迎接我们的叩访的步履。

新源大地三月漫山遍野的杏花海的温柔而宽广,四月草原旷野冰雪中野百合的柔美而坚韧,虽然会面匆匆,却如惊鸿一闪。而我,却一直心心念念那未曾谋面,时时魂牵梦萦的天山红花。

梦里的红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花开花落,最后化成一片火红的红花雨,那片红花雨又在梦里簌簌飞落,携我一起飞至新源,与天山红花来一次浪漫约会。曾经的相约已经搁置十年,已蓄积太多太久的渴盼与思念,我早已等不及,期待与她相见的那一日得以及早到来。

终于,在这个春深似海的红色五月里,得以再次来到新源,赶赴一场与天山红花的春日之约,圆一个搁置十年之久的梦愿。应新疆伊犁新源县摄影家协会主席邹学炯盛邀,由乌鲁木齐职工摄影家协会主席徐连生带队,协同昌吉州老干部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丁玉礼,克拉玛依摄影家协会王旭老师等,总计一行10人,在五月十九日从乌市启程,自驾前往新源摄影采风。

乘着梦里那片七彩的花海祥云,终于踏上了新源的土壤。新源,新源,请你在雪山下耐心等着我,为了梦里那片燃烧的红花海,跨越千里时空,我来了,终于可以与你来一次零距离的亲近了!

来到新源,行程首站即是拜访天山红花。在次日一个雨后明媚的清晨六点,天还未蒙蒙亮,我们已快速起来,一番简单洗漱后,就启程出发了。由新源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陈勇飞带队,以及协会大气爽直的美女摄影家林燕老师等陪同,我们一行十数人四辆车,经过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抵达了传说中那片魂牵梦萦的红花海。

太阳还未完全冒出云层,在微朦的晨曦里,诺大一片红花海还沉浸在睡梦里,所有的花儿都顶着一赫黄色的小帽儿。随行的新源影协的陈勇飞副主席说,在太阳升起前,红花都是闭合的,这时最有韵味,在太阳出来后,红花一绽放,小帽就褪去了,时间极短,一定要抓紧时间多拍些特写。只顾流连赏看这含羞带帽儿的红花,还未拍几张,瞬间功夫,花儿已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慢慢张开了花瓣,顶上的帽儿也不知不觉间轻轻脱落褪去了。

转瞬间,眼前的一片花儿已全然绽放,鲜红色的花儿在茂密的翠绿的草叶间朵朵簇簇,密密匝匝,令人目不暇接。缓步穿行在诺大的红花海中,情不自禁沉醉在火红的气息中,满目的葱茏欲滴的苍翠,接连天际的远山。远山下,是一片火红的红花海,花海中一朵朵红心瓣,红得如霞似锦,红得热情如火,红得令人心神俱醉。

共饮一脉天山冰川雪融水,共沐西天山的春日和风,共浸伊犁河谷的春日喜雨,久违的天山红花,似乎默契知晓远道而来我的心底秘密,在初春天山下的旷野草原上,为我轻轻舞动起柔曼的裙袂。迎着初升的阳光,嫣红的花瓣仿佛是长着红色透明翅膀的精灵,已经从十年前的梦里羽化而来,飞至我的面前,轻轻牵绊我的步履,落在我的肩头,触摸我的发梢,亲吻我的鼻翼,给我一个温柔的拥抱。

远山的雪山青蓝如黛,银光闪耀,近处的红花嫣红烂漫,鲜红欲滴。偶尔有牧人赶着悠闲的牛马在这绣满红花绿叶的地毯边走过时,似乎亦不忍心贸然闯入这片艳丽欲滴的花海,远远地避开,生怕搅扰了这群蓝天下迎风而舞的红衣仙子。

试问天山红花为何唯独钟爱新源这片远离繁华的乡土?据同行的新源友人说,新源位于西天山下的伊犁河谷,森林众多,草原丰美,峡谷幽深,全年降水量丰沛,空气湿润清新,源于天山雪水的巩乃斯河水一路湍急地穿越小城外围的冲积扇平原绿洲,滋养了这片水草肥美的土地,也催生了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天山红花,在这片土地上自由繁茂地生长,花开花落,年复一年。

新源不止有天山红花,著名的“空中花园”那拉提草原,已然是新疆旅游最早开发的草原风光景区。那拉提之外,在新源大地上还有若干独具特色的草原风光生态佳境,如幽深的河谷、丰美的草原与葱郁的高山,茂密的林海,如南山、则克台与萨哈等。

而天山红花可谓是新源大地一道独特的风景,据新源影协的朋友介绍说,当地哈萨克牧民朋友习惯称呼天山红花为“会迁徙的花”,她随天山的风而自由迁徙,每当下一个春季来临的时候,她又换了土壤,但始终不会远离西天山下的这片新源大地。

天山红花,一种会迁徙的花?有趣否?人类似乎与花儿一样,即使迁徙异地他乡,但却永远牵系故土。生活在新源这片土地的人们亦如天山红花,无不对这片故土满含无限深情的眷恋,有的年轻人为了寻梦,或为学业,或为事业,去了远方,有的在首府乌鲁木齐打拼,有的在内地的大江南北闯荡。但无论走到哪里,每逢有人问起他来自何处时,新源人往往会一脸自豪地说:新疆新源人!看别人一脸茫然懵懂不知新源具体何处时,往往会有些傲然略带不屑,继续补充道:“那拉提草原,知道吗?那拉提,就是在我们新源!”

天山红花,天赐红颜,突然想起《冰山上的来客》的主题曲,传唱了半个世纪的歌,“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一曲红歌,燃烧了整个华夏大地,至今家喻户晓,耳熟能详。而今,在天山脚下的红花,亦让我生发一个疑问:天山花儿为什么这么红?新源为什么这么美?终于,在其后新源采风停留的几日里,我找到了答案。

天山红花的故乡——中国新源,中国新疆西天山下的一处物华天宝的佳境,打心眼里羡慕生活于新源的友人,生活在新源,应该是幸福感满满吧。因为在新源,不仅有如许多的大美秀色风光,更有鲜花烂漫的七彩花海,尤其美若天边云霞的天山红花海,尤其令人感怀回味。

享誉海内外的新疆著名草原风光景区那拉提风景区,闻名遐迩,却少有人知晓记得那拉提具体落址是在新源。之于新源,这似乎有些委屈。而新源人却不以为意,他们说:那拉提是新源的女儿,新源是那拉提的母亲,大家来到了那拉提,必定会来新源。凡是来过那拉提的朋友,只有在新源多停留几日,才能深度体会新源的大美所在。是啊,新源不止仅有那拉提的“空中草原”,还有其他众多的自然生态美景,大美新源,真的需要你多来几次,深度地走透透,才能切实体会新源这片大地的丰富内涵。

那天从那拉提草原采风结束,我们回到新源驻地,晚餐在当地一个朋友特地推荐的一个名曰“小城故事”的火锅店用餐。小店位置有点偏,位处广场附近一个背静的小巷,进去是一个简洁的平房院子,院里几株粉红的月季分外鲜妍夺目。小店并无刻意精致的装修,但却温馨、简约而舒适。

老板娘是一个大约五十岁上下的中年女子,面容和蔼,带个眼镜,不停忙碌地穿梭于后堂与就餐区。服务员端上来的一大盆热气腾腾的土鸡炖汤火锅,冒着香气,汤勺翻起锅底,汤里除了一块块色泽诱人的鸡肉,还有枸杞、红枣、党参、茶树菇、花生、黄豆与玉米等若干中药材与炖汤食材。一碗金黄色滋补炖汤,一勺入口,微带些甜香味,令人回味不绝

很好奇小店“小城故事”一名的由来,特意询问女老板。女老板非常爽直地说:“我从小出生在新源,喜欢家乡这座小城,咱小城的人都有故事的,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四五十岁的年龄的人来说,每个人都有故事。我本人同样也有故事。这家小店已是我开的第三家店,之前开了两家店,由于身体原因先后关门了。后来又不甘心,继续开了第三家。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很想正经做点事,也算是梦想事业吧,所以开了这家店,并起了小城故事的名”。女老板顺便解释道,小店不讲究奢华,基本是微利经营,来吃饭的除了是亲戚朋友间熟悉的朋友,也有外地到新源旅游慕名寻访此处就餐的陌生游客。

当晚,院子屋檐下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空气凉爽而宜人。我们一行在店内品尝着小店的土鸡火锅炖汤,畅谈甚欢,温馨而惬意的氛围随着汤锅的香气在小馆内散逸弥漫开来。

席间,宾客一边就餐,一遍闲聊,当说到新源的空气质量与居住环境,同行陪同的新源县摄影家协会邹学炯主席。言谈之间不无骄傲自豪,话语简洁而掷地有声:“就我个人而言认为,生活在哪里,也不如我们新源好!新源水土好,空气好,风光好,美景,美食,应有尽有。尤其是冬天不冷,夏天不热,离开了新源,哪里还有这样的环境?所以,我哪也不去,这辈子就在新源了,现在生活在这里,将来也养老在这里!”

是啊,坊间人们大多喜欢去深居内陆山清水秀的省份购房以备养老定居。其实,对于曾经在乌鲁木齐从事房地产市场研究工作,也曾去过新疆众多城市调研,深谙宜居城市标准的我来说,如果长年生活在新疆,适应新疆的气候环境,最好的宜居地方当属新源。正如新源朋友所言:咱新源,暂且不跟内地城市比,只在新疆,可谓最适宜人居的城市,冬暖夏凉,空气湿润,舒适宜人。

新源友人半开玩笑地说,既然你这么喜欢新源,干脆在我们新源买套房子,长期在此居住,在这里采风创作,相信绝对有你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是的,我相信。说实在,自己内心还真有如此念头闪过。在新源几日,每天清晨起来,打开窗户,蓝天下是一片葱葱绿意,耳畔传来小鸟清脆的鸣叫,窗外,是一座雪山草原拥围的小城,空气清新怡人,空气中处处弥漫着草叶的清香,以及纯正浓郁的负离子鲜氧,新鲜得甚至让你恨不得打包带走。如此如诗如画的宜居小城,怎能不令人心向往之

就餐间,两位新源女摄影家让我心底漾起一抹温柔感动。新源影协秘书长靳春来,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女子,话语不多,却细心周到照顾,在就餐时,也不时体贴地倒茶、夹菜,方便照顾大家用餐,想起在拍摄中,她热心提醒我们拍摄需要注意的要领。还有邻座的女摄影家林燕老师,已经是在新源第二次相见,其人大气爽直,颇有新疆女汉子的特点,其拍摄的作品唯美清新的风格,尤令我由衷地欣赏崇拜不已。

更感动的是,新源影协的陈新成老师,不顾大清早的春雨淅沥,六点天不亮起来,前来下榻的宾馆,带同行的昌吉州老干部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丁玉礼老师,一起前往南山拍摄云雾。五月的南山,雾霭濛濛,雨雪菲菲,气温很低,寒冷自不必说。陈老师不辞辛苦陪同丁主席数小时,直到灯候与我们团队一行到来,一起守候到云开雾散,雪山美景透出。

或许,正是民间如许多默默无闻地为新源做正能量宣传的新源人,正是他们义务无私地用影像与文字为家乡宣传,故而成就了新源的红花的美名远扬,也成就了新源原始生态环境保护完好的佳话,以及众多自然风光佳境的美名远播,吸引着海内外朋友慕名纷至沓来。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朴素科学的生态理念,之于新源人就是热爱家乡,守护家乡的天然初心。平凡的新源人就是这样于无声处地亲身践行着,或许亦是如此,才成就了新源成为新疆伊犁最富庶的小城,新源的旅游业、畜牧业、与农业与林果业等一起齐头并序,与时俱进地可持续发展,亦成为疆内外远近闻名草原风光旅游之城。

天山红花为什么这样红?新源为什么这么美?我一直苦苦找寻着答案而不得果,却不经意与新源摄影家协会的朋友处相处几天里得到了答案。新源广播电视台的杨晓千老师,曾在与我们分享的一篇文章链接中,以优美的诗文诵读形式骄傲地夸赞家乡:“天堂在左,新源在右”。

天堂在左,新源在右。说得真好,言简意赅地概括了新源的美。我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句话,很想再补充说一句:如果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如果说“天堂在左,新源在右”,那么,媲美天堂的新源,就在人间,因为新源,就是新疆的“苏杭”。

天堂是虚幻飘渺的,而新源却是真实鲜活的。新源最美的,或许不是芳华艳丽的天山红花,亦非炫丽多彩的草原风光,最美的,当是新源的人。因为,新源本身就是一朵耀眼天山的红花,亦是一副天山下最炫彩夺目的风景。而最美的风景,往往不在天堂,而是在人间。

地灵人杰的新源,不张扬,不粉饰,却是天然而纯粹,灵动而清新。不论你来与不来,她都静静守候在这里。新源,最美不是风景,而是新源的人。新源因人而更美,因为,新源在人间。

来吧!远方的朋友!我在新疆等着你,欢迎你来新疆最美的草原——伊犁新源!来到新源,沉醉于新源大地炫丽的花之海洋,你就是绿海中一朵幸福的浪花!(终)

五月新源南山雪后云海

国内外享誉盛名的空中草原——那拉提的花海

三月的那拉提草原,野百合也有春天

金色花海中的报春花

神奇的新源大地,石头也会开花

灿烂的金莲花在阳光下分外夺目

沉醉花海中的摄影人

摄影人雪中守候云开雾散!